关注我们
《中国法院2014年度案例》选用案例
医患双方在医疗事故中都存在过错案件的处理
----林聪诉临武县红十字博爱眼科医院、湘南学院附属医院医疗损害责任案

发布时间:2015-01-05 11:10:52
打印 字号: | |
分享到:
  【案件基本信息】 

  1、判决书字号

  湖南省临武县人民法院(2011)临民初字第539号民事判决书

  2、案由:医疗损害责任纠纷

  3、当事人

  原告:林聪

  被告:临武县红十字博爱眼科医院(以下简称眼科医院)、湘南学院附属医院(以下简称附属医院)

【基本案情】

  2009年9月,原告林聪出现左眼视力下降,自行购买眼药水治疗无效后在被告附属医院门诊部治疗,诊断为“视神经病变”予“激素”等治疗,改善不佳。同年10月15日,在被告附属医院住院治疗,入院诊断:1、双眼视神经炎;2、双眼视神经萎缩。被告附属医院使用的药物中有强的松等糖皮质激素,原告也自备使用了激素。同年12月31日,原告林聪到中山大学附属医院住院治疗,确诊mt-DNA14484突变阳性。出院诊断:Leber's遗传性视神经病变。原告林聪隐瞒曾在被告附属医院治疗的情况,于2010年2月22日,到被告眼科医院住院治疗37天。入院诊断:双眼遗传性视神经病变。被告眼科医院使用的药物中有强的松等糖皮质激素。2011年4月7日至2011年4月28日,原告林聪因髋部疼痛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住院治疗,被诊断为双侧股骨头缺血坏死。

  诉讼过程中,湖南省临武县人民法院委托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对眼科医院和附属医院与林聪的诊疗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三方医疗过错责任大小进行鉴定。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于2012年7月17日作出湘芙蓉司法鉴定中心[2012]法临鉴字第802号法医临床鉴定意见书,其鉴定意见为:医方眼科医院、附属医院在给患者林聪诊疗过程中,使用糖皮质激素不当,存在医疗过错,与患者双侧股骨头坏死存在因果关系,医疗过错责任比例酌情考虑为70%,其中医方眼科医院承担55%,医方附属医院承担15%,患者林聪未向眼科医院提供在附属医院诊并使用激素的情况,对眼科医院采取治疗措施有一定影响,且糖皮质激素引起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也存在个体差异,两家医院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累计也未超过6个月,因此医方存在部分免责因素。

【案件焦点】

  被告临武县红十字博爱眼科医院、湘南学院附属医院是否应该承担赔偿责任及如何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林聪是否存在过错以及是否应该减轻被告的赔偿责任。

【法院裁判要旨】

  湖南省临武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患者在医疗机构就医时,由于医疗机构及其医务工作人员的过错,在诊疗护理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应当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结合本案,原告林聪在附属医院和眼科医院治疗眼部疾病时,因医院违反医疗常规,长时间使用糖皮激素治疗,用药不当,且未履行书面告知注意义务,导致林聪股骨头坏死。经芙蓉司法鉴定中心认定附属医院、眼科医院在给原告林聪治疗过程中,使用糖皮激素不当,存在医疗过错,与林聪双侧股骨头坏死存在因果关系,为此附属医院、眼科医院应对原告林聪遭受的经济损失承担民事责任;但原告林聪未向眼科医院提供在附属医院诊疗并使用激素的情况,对眼科医院采取治疗措施有一定影响,且糖皮激素引起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也存在个体差异,两家医院使用糖皮激素也未超过6个月,因此医方存在部分免责因素,可适当减轻被告眼科医院、附属医院的赔偿责任。芙蓉司法鉴定结论书根据各自的过错划分了责任,即被告眼科医院承担55%,被告附属医院承担15%,其余30%由原告自行承担,原、被告应按此责任划分比例承担民事责任。

  湖南省临武县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二条、第十六条、第二十六条、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二十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二十六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条之规定,作出如下判决:

  原告林聪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经济损失共计426294.28元,由被告临武县红十字博爱眼科医院承担55%,即234461.85元;被告湘南学院附属医院承担15%,即63944.14元;其余部分由原告林聪自理。

【法官后语】

  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认为医方临武县红十字博爱眼科医院、湘南学院附属医院在给患者林聪诊疗过程中,使用糖皮质激素不当,存在医疗过错,与患者双侧股骨头坏死存在因果关系,医疗过错责任比例酌情考虑为70%,其中医方眼科医院承担55%,医方附属医院承担15%。由此看来,临武县红十字博爱眼科医院和湘南学院附属医院对于林聪的人身损害均存在过错,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规定:患者在诊疗活动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因此二被告均应对林聪承担赔偿责任。附属医院与眼科医院先后对患者林聪实施医疗行为,二者之间不存在共同故意和共同过失,也不存在“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情形,因而二者并不构成共同侵权,而是属于“二人以上没有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但其分别实施的数个行为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情形,因此二被告应当根据过失大小或者原因力比例各自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湖南省芙蓉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意见书认为患者未向眼科医院提供在附属医院诊断并使用激素的情况,对眼科医院采取治疗措施有一定影响,且糖皮质激素引起骨质疏松、股骨头坏死也存在个体差异,两家医院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累计也未超过6个月,医方存在部分免责因素,医疗过错责任比例酌情考虑为70%。因此原告林聪对此次医疗事故的发生也存在过错,过错责任比例为30%。那么是否应该减轻二被告的赔偿责任呢?该问题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存在分歧,有人认为不应当减轻,理由是《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规定:侵权人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受害人只有一般过失的,不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表面看来,二被告对损害承担70%的责任,似乎存在重大过失,不应减轻二被告的赔偿责任,但笔者认为应相应减轻二被告的赔偿责任。因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的立法本意是为了严惩那些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给受害害人造成损害的行为,二被告并不是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而是先后实施医疗行为,分别承担15%和55%的赔偿责任,二被告均未达到重大过失的标准,同时《侵权责任法》第二十六条明确规定了过失相抵原则,《侵权责任法》作为新法和上位法,应具有优先适用的效力。

    

             编写人:湖南省临武县人民法院 刘文
责任编辑:yanjiushi

分享到: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东二环二段320号电话:0731-82206001传真:82206055邮编:4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