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视频新闻
新闻发布会:湖南高院通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工作情况

发布时间:2016-04-25 10:53:52
打印 字号: | |
分享到:

湖南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 

 

2015年度) 

 

2015年,湖南法院深入贯彻实施国家知识产权战略,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若干意见》、《国务院关于新形势下加快知识产权强国建设的若干意见》精神,以“实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为主题,充分发挥司法保护的主导作用,在加大侵权赔偿力度、完善快速维权机制、充分适用新的证据制度等方面进行积极探索,在规范裁判、注重调研等方面发扬优良传统,不断完善审判工作机制,公正高效审理各类知识产权案件,为全省经济社会文化发展提供有力的司法保障。全省法院共受理知识产权案件3675件,审结2465件。其中,受理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2882件,同比增长35.4%;民事二审案件193件,同比增长34.2%。受理的知识产权民事一审案件中,商标权纠纷案件1864件,占64.68%;专利权纠纷案件244件,占8.47%;著作权纠纷案件671件,占23.28%;其他知识产权案件103件,占3.57%。受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293件,同比增长60.75%。受理知识产权行政案件9件。 

 

——探索精细化赔偿计算方式,依法加大知识产权侵权赔偿力度。全省法院在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的审判中,坚持贯彻全面赔偿原则,依法判决侵权人赔足权利人的经济损失和合理的维权成本;积极鼓励和引导当事人运用经济分析、专业评估、会计核算等方法,科学合理地计算赔偿数额;尽量依据所查明的侵权人的获利或权利人的损失情况确定赔偿数额,避免简单适用法定赔偿;加大对恶意侵权、重复侵权、源头侵权等侵权行为的赔偿责任。在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诉张家界中港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省法院根据权利人关于以侵权人获利认定赔偿的诉请,在查明侵权行为前后的营业额、权利人的营业收入和全国旅行社的平均利润率后,以侵权获利确定赔偿数额,对权利人100万元的诉请予以全部支持。在邵阳湘里人家饮食连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长沙湘里人家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在查明侵权人虚假宣传、诋毁竞争对手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后,根据其在广告中自述的加盟店数量、权利人的许可使用费来认定权利人的损失,对权利人的80万元赔偿诉请予以全额支持。 

——充分考虑知识产权案件的特殊性,综合适用证据规则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由于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隐蔽性、多发性等特点,知识产权权利人调查取证存在很大困难。根据民事诉讼法的一般规定和知识产权审判的特殊要求,完善诉讼程序和证据规则,切实减轻知识产权权利人的举证负担,是法院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方便当事人维权的重要手段。一方面,严格依据谁主张、谁举证的民事诉讼举证原则,鼓励并引导权利人积极举证,对于应举证能举证但不予举证的权利人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另一方面,在权利人有证据证明其确因客观原因不能收集证据的情况下,法院依申请调查取证;探索适用证据披露、举证妨碍等制度,在查明侵权人掌握证据的便利条件的情况下,责令其披露侵权获利资料,若侵权人不提供或者提供虚假账簿资料,以权利人的主张和提供的证据判定赔偿数额。在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诉张家界中港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省法院在查明权利人确实有收集行为但因客观原因不能收集证据的事实后,向相关部门调取了侵权人近年来缴纳税款、开具税票的相关数据,以此数据作为侵权人的旅游营业收入额;同时充分考虑了证据的关联性,对权利人提交的用以证明侵权人营业额的审计报告,在侵权人未提交相反证据的情况下,将审计报告上记载的侵权前后的营业额作为计算诉请保护商标在侵权行为中的贡献率的依据,核减了非品牌带来的收益;并在侵权人经释明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其营业额中应予扣减的经营成本和其他费用的情况下,对权利人提交的国家旅游局公布的关于全国旅行社年度旅游业务营业收入和利润等数据予以采信,以此作为计算侵权人经营利润的依据。最终按照旅游业务营业收入×利润率ד港中旅品牌贡献率计算侵权获利,准确认定了因本案侵权行为应给予权利人的赔偿额。该案是权利人积极举证其赔偿请求得到全额支持的成功范例。 

——尽量缩短诉讼周期,及时维护市场主体合理的市场份额。知识产权维权时长关系维权的有效性,实践中存在赢了官司、丢了市场的情况。全省法院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的及时性,依法通过发布临时禁令,限制侵权人生产、销售侵权商品;在法定审限内尽可能缩短审理周期,对涉及季节性商品的案件、涉及企业存亡的核心技术案件等从快开庭、从速判决,及时有效维护权利人正当的市场利益。在程广森诉岳阳智源化工设备有限公司涉及芦苇收割机技术的专利侵权案中,省法院考虑到芦苇收割市场的季节性特点,在开庭认定侵权事实成立后,第二天即作出判决并送达,为专利权人从侵权人手中夺回芦苇收割机市场及时提供了司法保障。 

——明确新的商业模式下知识产权的保护范围,做到对新商业模式的引导、保护和规范。新的传播技术、新的商业模式不断引发新型知识产权案件,因此,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必须与时俱进。全省法院高度关注新形势下创新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运用创新的思维和方法解决新业态、新领域中遇到的新问题,实现保护知识产权与促进技术创新、推动产业发展和谐统一。在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诉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案中,关于电视节目中以真人秀形式对动漫作品中动漫形象的模仿与舞台再现,是否侵犯动漫作品权利人享有的著作权的问题,法院在遵循实质性相似加接触判定作品侵权标准的同时,考虑到动画片中动漫形象具有多变性的特点,从涉案动漫角色的整体形象上进行比对,最终判定侵权成立,明确了模仿和舞台再现他人作品的范围。在法国皮尔法伯护肤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诉长沙慧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中,法院虽然认定被告利用网站销售原告正品的行为不构成商标侵权,但认为被告在网站的网页设计上超出合理限度使用他人商标,让人误以为被告网站与原告存在授权许可关系,即使该网站上销售的是正品,被告的行为仍构成不正当竞争,该案明确了正品销售商合理使用商品商标的范围。在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赵汉葵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中,法院综合考察了被诉侵权标识的使用方式、使用人的使用意图、其他市场主体使用标识(或游戏名称)的空间、现实市场格局下消费者的消费认知等因素,明确了法院应尊重游戏领域中普遍存在的独有的游戏名称与商标重合的市场现状,并应以该市场现状为基础来认定标识的使用是否构成“商标意义上的使用”。

——坚持遵循公平、诚实信用原则,从有利于保护出发行使司法裁量权。准确把握当前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政策,在法律存在裁量空间、法律适用存在多种可能或者在个案裁判中找不到具体法律依据时,行使司法裁量权以有利于加强保护为出发点,做出有利于加强保护的选择。在广东美的生活电器制造有限公司诉刘余辉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中,对诉讼时效中断事由的认定标准,法院认为不应过于苛刻,当法律和司法解释无法完全列举时,应当从法律的精神、法理的精髓、设立诉讼时效制度的目的出发,不轻易以已超过诉讼时效为由驳回诉讼请求,以最大程度维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在东莞市华美食品有限公司诉湖南湘妹食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案中,由于《商标法实施条例》(2002年制定)第四十九条关于商标正当使用的规定比较原则,没有具体的解释,法院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明确了正当使用至少应当是合理、善意、描述性地使用,从而判定商标侵权成立。在乔辉诉株洲市锦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中,法院从商标法的立法宗旨出发,以普通消费者的视角确定监制商的生产者身份,从而判定在产品包装盒上标注为监制商的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承担生产者的侵权责任。在北京韩美药品有限公司诉樟树市利和德食品有限公司诉彭某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案中,省法院从功能用途、生产部门、销售渠道、消费对象上综合考虑,将涉案被诉侵权的婴幼儿食品、保健品与妈咪爱婴幼儿药品认定为类似商品,对妈咪爱商标进行了合理保护。

——加强刑事制裁,严惩知识产权犯罪。全省法院重视发挥刑事审判惩治和震慑职能,依法运用各种刑罚手段,加大对重点行业和重点领域知识产权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在知识产权刑事案件上升较快的情况下,全省法院依法适用刑罚主刑的同时,加大罚金刑的适用与执行力度,使犯罪人在经济上得不偿失。在熊伟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中,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5万元;在秦兴才等假冒注册商标案中,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采取没收违法所得、收缴犯罪工具、销毁侵权产品等措施,剥夺侵权人的再犯罪能力和条件。在黄五华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中,法院判处对公安机关扣押的假冒注册商标的服装依法予以销毁;在王宝山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中,法院判处将违法所得予以没收。加大对侵权行为的曝光和披露力度,在探索将恶意侵权逐步纳入社会信用体系的同时,今年另行选取9个典型刑事案件向社会发布,分别是:黄小龙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熊伟、罗迪文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林洪章、林少强假冒注册商标案,黄五华、吴志军、曹志华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曹建余销售非法制造的注册商标标识、李明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谢章华、郭凤娇假冒注册商标、刘平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王宝山非法制造注册商标标识案,戴建辉、谭正林、郭剑成、曾灿、曾庆文假冒注册商标案,秦兴才假冒注册商标、邓爱平、刘建军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饶建辉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案。 

——尊重知识产权市场主体的协作选择,努力促成有条件和解的知识产权合作项目。基于知识产权所保护的智力成果的市场转化目的性较强的特点,全省法院注重知识产权侵权案件的调解工作,从一般权利人依智力成果盈利目的出发,既尊重其作为市场主体的经营选择,又在条件具备的情况下积极促成权利人和侵权人达成市场和解或协作,以实现智力成果的市场价值,达到权利人依创造盈利的目的。全省法院全年调解和撤诉知识产权案件1130件,调撤率达到45.84%。在周正(长沙市芙蓉区老杨明远眼镜店经营者)诉湖南省老杨明远眼镜有限公司侵犯企业名称(商号)权纠纷案中,周正与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周捷三系兄弟关系,周氏兄弟围绕老杨明远商标及字号在全国多个法院提起多起行政争议、行政诉讼和民事诉讼,纠纷持续二十五年之久,数个老杨明远商标被撤销,给该品牌的发展带来极为不利的影响。为促进老杨明远这一中华老字号发扬光大,省法院立足于该老品牌发展的历史背景,引导当事人放弃争议,通过十余次调解,最终双方握手言和,合作成立专门的品牌管理公司,专业经营和发展老字号品牌,实现知识产权品牌优势和效益最大化。 

——不断探索完善工作机制,增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效果。深入推进“三合一” 机制建设。受最高法院委托,湖南高院于20155月协办了全国法院知识产权审判三合一改革试点调研工作座谈会。会议总结了全国法院试点工作经验,分析了问题和困难,研究进一步推动试点工作的计划和措施。湖南高院、长沙中院、长沙岳麓区法院、株洲中院和株洲天元区法院的三合一试点日见成效,株洲天元区法院已审结3起知识产权刑事案件,涉案金额135.8万元。不断健全沟通协调机制。娄底中院与市知识产权局、市工商局等单位建立知识产权保护行政司法衔接协作机制,完善了信息交流和情况通报制度、案件移送制度、执法协作制度以及案件研讨制度、法制宣传制度等,探索形成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强大合力。不断完善诉调对接机制。继续推进国家级长沙经济技术开发区ADR中心建设,截至2015年底,该中心全年已成功调解案件100余件,社会效果明显;稳妥推进长沙岳麓区法院专利纠纷行政调解协议的司法确认试点工作,试点工作开展以来,受理专利纠纷行政调解协议司法确认案件22件,确认18件。逐步完善司法宣传工作机制。省法院在湖南法院微信公众号开通知产天地栏目,推送知识产权审判动态和典型案例,让社会公众及时便捷地了解我省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情况;通过社区知识产权讲坛、庭审进高校、法官进课堂等方式增进学生、教师及社会公众对知识产权司法的了解和认同;长沙中院、岳阳中院立足于司法实践中发现的普遍性问题,为辖区内创新型企业的知识产权布局、运营、成果转化、维权、纠纷避免等进行交流会诊;株洲中院对苏泊尔、金利来、美的、七匹狼等大企业打假延伸至社区商铺的情况进行重点跟踪报道,向经营者进行合法经营的司法提示。

——大力加强审判调研,努力破解知识产权司法难点。开展专题调研。针对权利人集中维权多发的情况,对苏泊尔、美的、六神、七匹狼、金利来等与人们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产品商标侵权系列案开展跟踪调研,特别是对案件的数量分布、证据审查、合理分配举证责任、侵权认定、赔偿数额等情况进行调查摸底,掌握案件的发展规律和审理中的突出问题,引导权利人打击侵权源头。参与并完成国家和省级重点课题调研。省法院完成了2014年省知识产权软科学重点课题《湖南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状况实证研究》结题工作,该课题分析了全省法院2010-20144178份裁判文书,设计了117项统计指标,对权利人维权方式、举证能力、诉请类型、胜诉率以及赔偿数额进行了类型化分析,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提供了决策依据;申报了2015年省知识产权软科学重点课题《专利纠纷案件技术事实查明机制研究》并完成初稿;指导长沙岳麓区法院开展《关于<专利法>第四次修改重大问题研究》并成功申报最高法院《专利法》第四次修改司法调研重大课题;指导株洲中院研究全省法院重点调研课题《地方特色产业的知识产权保护研究以醴陵瓷器产业为样本》。长沙中院完成了长沙市知识产权局调研课题《近五年长沙知识产权诉讼状况及发展趋势研究》。 

——不断强化业务学习和指导,切实提高知识产权审判水平。省法院高度重视全省法院知识产权法官的业务培训和学习,紧紧围绕知识产权保护发展的新情况和知识产权法律更新步伐,采取多种形式,提高法官执法办案、化解矛盾纠纷的能力。201548-10日,省法院举办了全省法院知识产权审判业务培训班,对全省各中级法院、具有知识产权审判管辖权的基层法院分管院领导、知识产权和涉外商事审判庭全体法官共140余人进行了为期3天的业务培训。加强与高校学界的交流,利用双千计划契机,通过座谈会、研讨会、联合课堂等形式,与中南大学、湘潭大学等高校就知识产权审判理论研究、专业人才培养、案例发掘等问题进行经常性的交流。定期编发《知识产权审判动态》,将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案件以案例形式下发给下级法院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

 

 

 

 

湖南法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十大典型案件 

2015年度)

 

案例一  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诉张家界中港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4号】

【案情简介】中国港中旅集团公司在江苏、湖南等省份拥有多个以“港中旅”为字号的关联企业,通过发布广告、发行刊物等方式宣传“港中旅”标识,经过持续良好的经营和推广宣传,港中旅集团先后获得了中国企业500强等荣誉,2006年和2010年分别注册“港中旅国际”、“港中旅”商标。2008年张家界春秋旅行社有限公司将企业名称变更为张家界港中旅旅行社有限公司,2009年变更为张家界港中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201412月变更为张家界中港国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当月又变更为张家界中港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上述公司在从事旅游经营活动中,将“张家界港中旅国际旅行社有限公司”、“港中旅”作为企业名称或商业标识进行宣传,将“港中旅”三个字以不同字体、不同颜色等方式突出使用。港中旅集团认为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及不正当竞争,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100万元及合理支出10万元,并登报消除影响。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港中旅”字号具有相当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可以企业名称来保护。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将“港中旅”作为企业字号登记并在其经营和网络宣传中擅自使用,构成不正当竞争。在其经营场所、网络宣传中突出使用“港中旅”标识,用以标识其服务来源,侵害了“港中旅国际”注册商标专用权。以旅游局、税务局等国家机关公布或者记载的企业相关数据为基础,结合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自认的相关年度营业收入等数据,综合确定张家界中港国际公司每年度的侵权获利(旅游业务营业收入×利润率ד港中旅”品牌所占利润比例),计算20122013年度侵权获利数额,全额支持了港中旅集团的赔偿请求,并认定了5997元的合理支出。

【典型意义】在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纠纷案件中,侵权获利是确定赔偿数额的前置考量因素之一。这需要权利人积极收集、补强证据,确实因客观原因无法获取证据的,可以申请法院保全证据、调查取证、责令侵权人披露账簿、资料等相关材料。本案二审中,权利人提交了证明全国旅游业务利润率的证据,法院依申请调取了相关证据,以地方税务局核定的侵权人实施侵权行为期间开具发票实际金额作为该公司的旅游营业收入,以侵权人实施变更企业字号等侵权行为前后年度营业收入增长额为基础推定“港中旅”品牌对侵权获利的贡献率,以国家旅游局官方网站公布的该行业利润率来计算经营利润,精细化计算侵权获利并结合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来依法确定赔偿数额。既保护了“港中旅”品牌,也有力地制裁了侵权。此案是权利人积极举证而获得高额赔偿的典型案件。

案例二  邵阳湘里人家饮食连锁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长沙湘里人家投资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不正当竞争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30号】

【案情简介】邵阳湘里人家公司成立于20044月,通过特许经营的方式,授权许可全国多个省份的加盟商使用“湘里人家”品牌经营湘菜餐饮业,并获得了部分荣誉。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成立于20114月,法定代表人为宋东明。201111月,邵阳湘里人家公司通过公证对网站www.xlrj.net实施仿冒他人企业名称、虚假宣传、商业诋毁等不正当竞争行为进行取证。至本案起诉时止,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在湘潭市等地共发展加盟商18家,平均加盟费为每家12万元。长沙湘里人家公司在其网站上宣传廊坊、湖北大悟、青海格尔木、威宁、安徽阜阳加盟店即将开业,漳州、岳阳、山西怀仁加盟店已开业或试营业;截至2012927日,有 8家以“湘里人家”为字号的餐饮店加盟长沙湘里人家公司。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湘里人家”字号已具有一定的市场知名度,为相关公众所知悉,其可以作为“企业名称”进行保护。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未经许可,将“湘里人家”企业标志以许可加盟、悬挂店招等方式擅自在商业活动中使用,构成了不正当竞争。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捏造、散布虚伪事实,损害竞争对手邵阳湘里人家公司的商业信誉和服务声誉,构成不正当竞争。根据现有证据,权利人的损失无法计算,本案以侵权人侵权获利来确定赔偿数额。因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应扣除的成本和费用,且考虑到长沙湘里人家公司直营店有获利、商业诋毁行为亦应承担赔偿责任,酌情将加盟的成本和开支与直营店获利、商业诋毁应支付的赔偿相抵,以长沙湘里人家公司加盟收入作为计算其侵权获利的依据,确定赔偿损失80万元。

【典型意义】本案是一起典型的不正当竞争纠纷案件。宋东明从邵阳湘里人家公司辞职后开设长沙湘里人家公司,攀附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已有的商誉,在其开办的网站上将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历史发展和相关荣誉嫁接移植入长沙湘里人家公司,虚构自身的发展历程及所获荣誉,甚至为了争夺潜在客户还利用互联网刻意捏造、散布有损于邵阳湘里人家公司商誉的虚假信息,全方面打击对手,其行为已构成仿冒他人企业名称、虚假宣传、商业诋毁不正当竞争,且侵权手段恶劣,侵权性质较为严重,理应受到制裁。法院以侵权人公司网页载入的相关内容作为计算其侵权获利的相关基数,合理判赔,取得了较好的社会效果。

案例三  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诉赵汉葵侵害注册商标专用权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224号】

【案情简介】2008年,北京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开发完成桌面游戏“三国杀”。2010年,游卡公司的股东边锋公司注册第6592067号商标,并许可游卡公司使用至2020年。赵汉葵销售的被诉侵权产品均为纸牌,与第6592067号注册商标核定使用的商品类别相同,被诉侵权产品上有标识,且均无厂家信息和防伪标识。游卡公司认为赵汉葵销售的产品上的商标图案与第6592067号注册商标构成相同或近似,侵害了其商标专用权,诉至法院请求法院判令停止侵权,并赔偿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6万元。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商品名称可区分为通用名称和特有名称,对于某标识(包括商品名称)是否更容易成为消费者选择商品种类而非识别商品来源的标识之认定,应建立在有充分证据证实的基础上,并以此来确定商标的保护范围。本案中商标基于权利人较长时间使用,具有了较高知名度和显著性并能与商标权人形成唯一对应关系,没有证据证明除权利人外有其他市场主体合法使用三国杀商品名称或标识,赵汉葵所销售的商品上突出使用与诉请保护的商标相同或近似的标识,且未标注任何生产者信息,可以认定该使用起到了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系商标意义的使用。

【典型意义】本案涉及到对游戏名称与商标重合的情况下对商标保护范围的确定问题,以及目前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的“商标性使用”的判断标准问题。首先,游戏开发者为其开发的某款游戏所取的特定名称应区别于商品通用名称。其次,在认定商标性使用时,既要看客观事实,即标识的使用方式,又要看使用人的使用意图,诉请保护的商标是否挤占了其他市场主体在同一类商品上使用标识(或游戏名称)的空间,与现实市场格局相关的消费者的消费认知和消费习惯等,作出是否是商标性使用的认定。这为司法实践中经常出现的商标性使用的判断提供了借鉴。

案例四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诉湖南广播电视台卫视频道、湖南快乐阳光互动娱乐传媒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案【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4)长中民五初字第00375号】

【案情简介】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系美术电影《葫芦娃》的著作权人,享有《葫芦娃》中“葫芦娃”、“蛇精”美术作品著作权。湖南卫视播放一档名为“百变大咖秀”的节目,该节目中的道具及表演人员通过化妆方式模仿的动漫形象,均使用了《葫芦兄弟》中“葫芦娃”、“蛇精”的动画形象。湖南卫视网站对“百变大咖秀”节目中涉及“葫芦娃”形象、“蛇精”形象进行了大幅、长篇宣传。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认为湖南卫视侵害了其复制权、发行权曾要求湖南卫视消除影响、赔礼道歉,并承担相应的侵权赔偿,但湖南卫视未予回应。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赔礼道歉。

【审理结果】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因《葫芦娃》动画片已公开播映并具有一定的知名度,涉案的“葫芦娃”、“蛇精”作品系《葫芦娃》动画片主角造型,故可以认定湖南卫视有接触该作品的可能性。涉案权利作品与被诉侵权作品相比,二者虽表情存在差异,但衣饰、发型、相貌等主要特征相似、整体形象相似,且被诉侵权作品在播放过程中亦标注有“葫芦兄弟”,二者构成实质性相似。湖南卫视未经授权或许可,在其“百变大咖秀”节目中使用了“葫芦娃”、“蛇精”形象,侵害了涉案权利作品的复制权。被诉侵权行为一种是节目中的道具,另一种是参加节目的人员通过化妆的方式模仿“葫芦娃”、“蛇精”形象,并非以出售或赠与的方式向公众提供,未侵害涉案权利作品的发行权。

【典型意义】认定是否侵害著作权,首先要准确界定权利作品内容。考虑到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享有著作权的动漫形象系动画片中的“葫芦娃”、“蛇精”形象,因动画片故事主题和情节的需要,动画片角色表现形态具有多变性,因此在进行作品比对时不能完全静止地、孤立地比较,而应从角色整体的形象、设计的主旨和传达的信息等全面把握,比对的对象不仅仅是单一的动作、姿态、表情的角色形象,而是“葫芦娃”、“蛇精”角色的整体形象。在进行比对时,应遵循“实质性相似加接触”判定作品侵权的标准。“百变大秀”节目模式系由表演者通过化妆、佩戴头饰面具、身穿服饰等装扮,模仿动漫形象来进行歌舞表演,与权利人享有著作权的动漫形象相比,除了艺术表现形式的载体不同,在节目中所使用的表演道具(包括头饰、面具、服饰等)均是对原动漫形象的简单复制,其本身对于动漫形象并没有任何专属设计与创造,也就与原动漫形象不具有本质差异,无法使一般公众对作品予以区分。

案例五  法国皮尔法伯护肤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诉长沙慧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长中民五初字第00280号】

【案情简介】法国皮尔法伯护肤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系第1476327号“雅漾”、 第699055号、 第1972018号“雅漾”商标的注册人。上述三枚商标均处于注册有效期内,核定使用的商品范围包括化妆品等。长沙慧吉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经营的网站上有“雅漾中国官方网站-Avnen敏感肌肤护肤专家”、“雅漾中国商城”、“雅漾官网中文是新一代专业消费服务网站”字样以及介绍雅漾商品的图片,网站首页及其他页面还单独使用了“Avene”、“雅漾”标识,部分图片、文字与皮尔法伯公司官方网站上的图片、文字相同。皮尔法伯公司在其官方网站、宣传册及搜狐女人对其的独家专访中均称“雅漾商品仅限专柜销售”。 皮尔法伯公司认为长沙慧吉公司的行为构成商标侵权和不正当竞争,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消除影响。

【审理结果】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皮尔法伯公司的商品销售后,其无权禁止他人再次销售该商品,即商标权利用尽。长沙慧吉公司销售的雅漾商品系正品,不构成商标侵权。长沙慧吉公司未在其网站首页或者从事经营活动的主页面醒目位置公开其主体信息,却在网站中使用了“雅漾中国官方网站”、“雅漾中国商城”、“雅漾官网中文”等字样,还在网站首页及其他页面上单独、突出使用了“雅漾”系列商标,辅之与皮尔法伯公司官方网站部分相同的商品图片、文字介绍,上述使用行为易使相关公众误认为涉案网站系皮尔法伯公司经营或与皮尔法伯公司存在授权许可关系,从而使长沙慧吉公司不正当地获得竞争优势。长沙慧吉公司主观上具有引人误解其网站为皮尔法伯公司经营或由皮尔法伯公司授权经营的故意,客观上实施了上述行为,违背基本的商业道德,其行为违反诚实信用原则,构成不正当竞争行为。

【典型意义】实践中,已经进入销售领域的商品再次销售,销售者使用权利人的商标和宣传图片等情况十分常见,对销售者使用权利人的商标和宣传图片、文字等进行推销的合理边际进行界定具有重要意义。本案明确指出,销售者在市场交易中,应当遵循自愿、平等、公平、诚实信用的原则,遵守公认的商业道德。即使销售者销售的是权利人生产的正品,销售者使用权利人的商标和宣传图片、文字等时,亦应遵循合理、诚信原则,不能超过必要的限度,不得攀附商标权人的商誉,故意误导消费者销售者与商标权人有授权许可等特定关系,否则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

案例六  东莞市华美食品有限公司诉湖南湘妹食品有限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46号】

【案情简介】第5530775号“福贵年年”注册商标核定使用商品包括月饼等,目前尚在有效期内,东莞市华美食品有限公司系该商标的被许可人。湖南湘妹食品有限公司生产的月饼外包装纸袋及包装盒上有“湘妹月饼”“xiangmeiyuebing” “湖南湘妹食品有限公司出品”字样。外包装纸袋的醒目位置标注了“福贵年年”字样,并在该“福贵年年”字样的正下方较小标注了“中秋佳节人月团圆”;在外包装纸盒的右侧竖向标注了“福贵年年”字样,并在该“福贵年年”字样的旁边较小标注了“中秋佳节人月团圆”,宣传册上和湘妹公司主办的网站中发布有“湘妹福贵年年”月饼的相关信息。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福贵年年”是一个祝福词汇,若使用者为表达商品中所承载的情意,完全可以正常的商业惯例予以标注,但湘妹公司的使用方式已非合理和必要,超出了说明或客观描述商标的正当使用界限。结合与本案相关的另外两起系列案来看,湘妹公司在月饼上使用了华美公司的三个注册商标“福贵年年”、“礼月传情”、“感恩月”,在中秋祝福语众多,选择范围甚广的情况下,湘妹公司在同种商品上使用同一家公司三个注册商标,其主观上难谓善意。湘妹公司在生产、销售产品时应当有合理的注意义务,在明知自身商标“湘妹”核定使用商品范围并不包括月饼的情形下,使用华美公司三个注册商标,有攀附他人注册商标、搭便车之故意,涉案商品上“福贵年年”的使用不构成正当使用。

【典型意义】本案是涉及商标正当使用认定的典型案例。在侵犯商标权纠纷案件中,正当使用已成为一种常见的抗辩理由。正确理解商标的正当使用问题,不仅涉及到商标权的合理限制,更重要的是防止侵权人利用正当使用的规定实施侵权行为。在我国,正当使用抗辩的法律依据主要是《商标法实施条例》(2002年制定)第四十九条,但该条规定比较原则,没有具体的解释,法官只能依据该条款在具体案件中明确认定标准。在本案二审中,法官对正当使用应当具备的构成要件进行了详细分析,明确了正当使用至少应当是合理、善意、描述性地使用,即仅是为了说明或者描述自己的商品,没有攀附注册商标的商誉或者知名度,以使消费者产生混淆或误认等不正当竞争意图。

案例七  中粮集团有限公司诉烟台长思葡萄酒业有限公司、刘春花等侵害商标权纠纷上诉案【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5)湘高法民三终字第104号】

【案情简介】中粮集团有限公司系多枚长城文字及图商标的注册人,这些商标均处于有效期内。刘春花经营的惠达酒业销售的2款葡萄酒使用了长城文字及图。庭审中,烟台长思葡萄酒业有限公司认可上述葡萄酒上标注的厂名、厂址、联系电话为其所有并陈述上述产品上标注的条形码其公司曾经使用过。2012年5月29日《东南商报》报道显示,工商部门曾查获假冒“王朝”葡萄酒,外包装纸箱和酒瓶上标注制造商为烟台金嶺葡萄酒有限公司,厂址在烟台卧龙,店主程某交代系从烟台长思公司进货。烟台长思公司在网络宣传、展示包含经典长城干红葡萄酒在内的多款“长城”商标系列葡萄酒。中粮公司认为烟台长思公司、刘春花侵害了其商标专用权,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停止侵权并赔偿损失。

【审理结果】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认为,虽然被诉侵权商品上标注的地址和QS码不属于烟台长思公司,但考虑到被诉侵权商品上标注的企业名称是烟台长思公司,被诉侵权商品上标注的电话号码系烟台长思公司使用的电话号码,被诉侵权商品上标注的条形码69425018烟台长思公司曾使用过;烟台长思公司曾申请注册与中粮公司长城系列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可以证明其有使用被诉侵权标识的较大可能;烟台长思公司的经营行为不规范、不诚信,很有可能通过不规范的信息标注,以逃避侵权责任追究;互联网上有大量以烟台长思公司名义发布的网页,对被诉侵权商品进行宣传展示,烟台长思公司主张其未在任何网站进行宣传和销售与市场主体追求经济利益的常理明显不符。本案证据形成了证据链,足以证明被诉侵权商品系烟台长思公司生产销售。

【典型意义】本案涉及到实践中比较突出的被诉侵权商品制造者认定问题。首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产品侵权案件的受害人能否以产品的商标所有人为被告提起民事诉讼的批复》的适用条件是产品上的商标等标识系制造者“自己”标注,而非“其他第三人”冒用制造者的名义标注,在被告否认产品上的商标等标识系其标注的情况下,不能仅凭上述标识的指向来认定生产者或者制造者。其次,认定被诉侵权商品制造者应综合考虑被诉侵权商品上标注的企业名称、电话、传真、邮箱、网址、地址、注册商标、专利号、商品QS码、厂商条码等与制造者有关的信息,以及被告的生产经营范围及实际经营的行业,被告故意标注他人企业身份信息、逃避责任追究的记录,被告申请与原告注册商标近似商标的记录,被告宣传、销售被诉侵权商品的记录及被告其他侵权行为的记录,以被告名义对被诉侵权商品进行宣传展示的情况等其他证明被告可能是制造者的证据,形成完整的证据链。在权利人举证不充分时,应积极行使释明权,引导权利人补强证据。

案例八  乔辉诉株洲市锦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纠纷案【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2015)株中法知民初字第19号】

【案情简介】乔辉系“包装盒(船形粽子)”外观设计专利权人,该外观设计尚在有效期限内。设计要点在于产品的外形、颜色和图案,外形为船形,颜色为绿色,图案为飞龙与祥云,其中最能表现设计要点的图片是打开状态图。锦波公司和九龙公司于2014年5月4日签订《粽子订购合同》一份,约定九龙公司向锦波公司订购“华天御品龙粽”(198元配置)600盒,合同总金额为43284元。2014年6月30日两公司对账单显示,礼盒发货180份,空盒发货90个,未拿空盒330个。2014年5月31日,乔辉委托代理人以198元的价格在九龙公司购买品名为“华天御品龙粽”的被诉侵权产品一份。该包装盒醒目位置标注有“九龙华天酒店”文字及该酒店LOGO,产品信息标签上标注有“制造商:株洲市锦波实业有限责任公司”、“监制商: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字样。九龙公司以其系销售商并有合法来源为由主张不承担赔偿责任。

【审理结果】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被诉侵权设计用于粽子的包装盒,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相同;被诉侵权设计造型为船,图案为飞龙与祥云,其打开状态为升起风帆的帆船,这些特征与涉案外观设计特征一致。二者唯一的区别点在于被诉侵权设计为黄色,而涉案外观设计为绿色。但根据涉案外观设计与被诉侵权设计的设计特征,以外观设计的整体视觉效果进行综合判断,二者在整体视觉效果上无实质性差异,故被诉侵权设计与涉案外观设计构成近似,被诉侵权设计落入了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保护范围。锦波公司和九龙公司在履行《粽子订购合同》过程中,制造、销售被诉侵权产品,将被诉侵权产品用于包装粽子后投放市场的行为依法构成未经许可,为生产经营目的制造、销售外观设计专利产品的行为,故两公司均实施了涉案外观设计,构成侵害外观设计专利权。

【典型意义】监制通常是指企业委托他人生产商品,并对生产工艺、流程、质量等进行监督管理,实践中在商品上标注制造者和监制商信息的情况十分常见。本案中被诉侵权产品包装物上标注有“监制商:湖南九龙酒店管理有限公司”字样,虽然九龙公司实际上仅有购进被诉侵权商品并转售的行为,但按照监制的含义理解,普通消费者根据产品上所标注的信息,会认为被诉侵权产品系九龙公司生产,或者获得九龙公司授权许可生产,故将九龙公司认定为产品制造者,判决被告九龙公司承担制造者的侵权责任。本案的典型意义在于从普通消费者的视角来确定“监制商”的法律身份,并据此确定其民事责任,从而对其仅是销售商并有合法来源的抗辩不予支持。

案例九  李桂湘、朱专科犯侵犯商业秘密罪案【湘潭市人民法院(2014)潭中刑终字第326号】

【案情简介】湘潭市恒欣实业有限公司制定了保密制度,与职工签订了保密协议,明确了商业秘密的范围,发放了保密费。2006年7月开始湘潭恒欣公司组织技术人员研究焊接驱动轮制造方案,2007年12月研发完成并投产。李桂湘、朱专科原系湘潭恒欣公司员工,李桂湘从事技术员工作,熟悉公司矿山用架空乘人装置的各项技术,朱专科从事销售工作。2009年3月,朱专科跳槽到扬州市百思特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任经理。2010年7月,李桂湘跳槽到该公司任技术员。2010年8月左右,朱专科提出由李桂湘设计焊接驱动轮的猴车,李桂湘同意并单独做了一个设计图发给朱专科,且2011年2月又重新回到湘潭恒欣公司任技术部长,主要设计了猴车用的焊接驱动轮。后市场上出现大量使用恒欣公司技术的矿山架空乘人索道产品,给湘潭恒欣公司造成较大损失。

【审理结果】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湘潭恒欣公司焊接驱动轮技术信息是不为公众所知悉的技术信息,且湘潭恒欣公司对该案的技术信息采取了合理的保密措施,湘潭恒欣公司所主张的技术信息构成商业秘密。李桂湘违反商业秘密权利人湘潭恒欣公司有关保守商业秘密的要求,披露其所掌握的由湘潭恒欣公司采取保密措施的技术信息;朱专科明知李桂湘与湘潭恒欣公司签订了保密协议,有保守商业秘密的义务,而要求其披露商业秘密,并获取该商业秘密,给湘潭恒欣公司造成特别严重后果,两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侵犯商业秘密罪。据此判处李桂湘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朱专科有期徒刑三年,宣告缓期四年,罚金五万元。

【典型意义】商业秘密凝聚了企业的大量研发投入,能为企业带来竞争优势,是企业赖以发展的重要技术信息或商业信息。企业应加强商业秘密的自我保护,制定保密规定,与员工签订保密协议,明确员工的保密义务,规范商业秘密的使用和管理。企业员工应依法保守商业秘密,但实践中员工故意披露商业秘密的情况层出不穷。本案再次警醒员工尊重知识产权,保守商业秘密。

案例十  秦兴才犯假冒注册商标罪,邓爱平、刘建军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案【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2015)雨刑初字第00711号】

【案情简介】20149月至20152月,秦兴才未经许可擅自加工、制作上海黄金搭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注册商标的“脑白金”、“黄金搭档”,以及江中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已注册商标的“初元”牌复合肽营养饮品等保健品。随后以低于市场正常价格销售给邓爱平、刘建军,非法经营额为人民币492320元,实得货款为39.5万元。邓爱平、刘建军租赁仓库储存假冒保健品,邓爱平负责购货、联系卖家,刘建军负责接货、送货,共同销售上海黄金搭档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已注册商标的“黄金”酒和从秦兴才处购得的假冒注册商标的“脑白金”、“黄金搭档”、“初元”等保健品,销售金额达53万余元。

【审理结果】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法院认为,秦兴才未经注册商标所有人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假冒注册商标罪,应予处罚。邓爱平、刘建军销售明知是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销售金额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均应予处罚。据此判处秦兴才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邓爱平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十万元;判处刘建军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十万元;

【典型意义】近年来,涉及食品、药品、日化用品等领域的侵犯知识产权行为和假冒伪劣商品层出不穷,人民法院充分运用民事赔偿和刑事制裁手段,旗帜鲜明地予以打击。本案中,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处以有期徒刑,限制其人身自由,同时处以罚金,剥夺其再犯罪的能力和条件,有力制裁其犯罪行为,起到了较好的教育、惩戒作用。

 

 

 

 

 

 

责任编辑:邱杨雨生

分享到: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东二环二段320号电话:0731-82206001传真:82206055邮编:4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