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论商业银行最高额金钱质押之优先受偿权的执行异议审查
作者:唐竞
发布时间:2017-08-25 18:05:25
打印 字号: | |
分享到:
  裁判要旨: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保证金的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该金钱优先受偿,执行异议理由依法成立。

  一、案情

  异议人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宁乡县支行(以下简称农行宁乡县支行)称,异议人的上级银行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行营业部与被执行人宁乡担保公司签订了《合作协议书》一份,约定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行营业部授予宁乡县中小企业信用担保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乡担保公司)不超过1亿元的担保额度授信,保证金比例为20%,被执行人在异议人处开立保证金账户,异议人对保证金专户内的资金享有优先受偿权。异议人就此已经提起诉讼,并取得(2015)宁民初字第02431号民事判决书。法院的扣划行为,存在侵害异议人优先受偿权的可能。所以,异议人请求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撤销(2016)湘0103执84号《协助划拨存款通知书》。

  申请执行人欧阳利平辩称,被执行人在异议人处至少开设有两个账户,异议人与被执行人之间的《合作协议书》未载明贷款保证金账户具体账号,因此,异议人没有证据证明被扣划账户的存款即为贷款保证金。被扣划账户余额与约定的最低保证金数额不符,且异议人未提供《保证质押合同》或《权利质押合同》或其他设定质押的证据,因此,案外人对被扣划账户的存款不享有优先受偿权。

  经审查:欧阳利平与湖南中基路桥产业科技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路桥公司)、宁乡担保公司、周航锋民间借贷纠纷一案,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于2015年6月11日作出(2015)天民初字第2354-1号民事裁定书,裁定冻结路桥公司、宁乡担保公司、周航锋银行存款380万元,或查封、扣押价值相当的财产。 2015年7月1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向农行宁乡县支行下达了《协助冻结存款通知书》,因余额不足,只冻结宁乡担保公司510 180.69元。2015年9月10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作出(2015)天民初字第0235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确认解除欧阳利平与路桥公司、宁乡担保公司、周航锋于2014年10月9日签订的借款合同;二、由路桥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性向欧阳利平返还借款327万元;三、由路桥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10日内一次性向欧阳利平支付借款利息467 610元(利息暂计算至2015年9月9日,期后利息按照15.6%的标准计算至借款返还完毕之日止);四、由宁乡担保公司、周航锋对路桥公司的上述债务承担连带责任,宁乡担保公司、周航锋承担保证责任后,有权在承担保证责任范围内向路桥公司追偿;五、驳回欧阳利平的其他诉讼请求等。路桥公司不服提起上诉,但未交纳诉讼费用,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5)长中民二终字第07303号民事裁定书,裁定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因路桥公司、宁乡担保公司、周航锋未按判决书确定的义务履行,欧阳利平于2016年1月12日申请强制执行。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当日以(2016)湘0103执84号立案执行。2016年1月18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作出(2016)湘0103执84-1号执行裁定书,裁定冻结、扣划路桥公司、宁乡担保公司、周航锋的银行存款4 004 402元或查封、扣押其价值相当的财产。2016年1月19日,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向农行宁乡县支行下达(2016)湘0103执84号《协助划拨存款通知书》,将宁乡担保公司在农行宁乡县支行账号为18020962900000019内的511 047元(含利息)扣划至本院账户。农行宁乡县支行遂提出上述异议。根据农行宁乡县支行提供的(2015)宁民初字第02431号民事判决书,农行宁乡县支行与戴海中、戴海华、邓志波、宁乡担保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宁乡县法院于2015年12月25日作出判决:一、戴海中偿还农行宁乡县支行借款本金2 700 000元;  

  二、戴海中向农行宁乡县支行支付2015年5月25日前的利息37 050.0元(2015年5月26日后的利息,按照年利12.15%计算至借款本金清偿之日止);上述应给付款项共计2 737 050.5元,限戴海中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完毕;三、农行宁乡县支行对戴海中名下坐落于长沙市开福区芙蓉北路桂花园(现芙蓉中路一段119号)的房产证号为00633339的房屋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1 519 1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四、农行宁乡县支行对戴海华名下坐落于宁乡县玉潭镇白马桥教师村的房产证号为00048564的房产以及对邓志波名下坐落于宁乡县玉潭镇新山路的房产证号为00044685的房屋拍卖、变卖所得价款在1 346 700元范围内享有优先受偿权;五、宁乡担保公司对判决第一、二项内容在1 000 000元范围内承担连带清偿责任;六、驳回农行宁乡县支行的其他诉讼请求等。因对戴海中、戴海华公告送达,该判决书于2016年7月28日生效,农行宁乡县支行尚未申请强制执行。

  二、裁判

  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五条规定“债务人或者第三人将其金钱以特户、封金、保证金等形式特定化后,移交债权人占有作为债权的担保,债务人不履行债务时,债权人可以以该金钱优先受偿。”本案中,中国农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湖南省分行营业部与宁乡担保公司在《合作协议书》中明确约定了保证金专户及保证金缴纳比例。宁乡担保公司依照约定在异议人农行宁乡县支行开立保证金专户并缴纳首期保证金,同时根据实际发生的业务量续存了保证金,该保证金专户专款专用,银行对该保证金帐户的权利限制已达到了控制该资金的目的,符合司法解释“特定化”及“转移占有”的要求。农行宁乡县支行发生了逾期未还的贷款业务,有权就该保证金账户内的资金优先受偿。故异议人农行宁乡县支行的异议理由成立。遂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七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办理执行异议和复议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十六条第二款之规定,裁定如下:撤销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2016)湘0103执84号《协助划拨存款通知书》。

  三、评析

  执行异议中能否审查、如何审查最高额金钱质押之优先受偿权,在审判实务中一直令人困惑不解。

  (一)执行异议是否可以审查最高额金钱质押之优先受偿权?

  金钱属于一种特殊的动产,既具有货币支付的功能,也具有转移占有并作为担保物的功能,以金钱转移占有设定担保符合《担保法》关于动产质押的规定,故开立保证金的性质属于金钱动产质押。有一种观点认为:案外人主张金钱质押之优先受偿权时,如果没有生效法律文书支持其优先受偿权,则执行异议囿于形式审查,就不能支持案外人的排除执行请求。笔者认为,该观点片面理解了执行异议审查原则。最高法院司法解释确立的是以形式审查为原则、实质审查为例外的案外人异议审查规则,即一般根据登记、占有等权利表征来判断权属;但如果执行标的无登记或者占有情况的,则根据合同等证明财产权属或者权利人的相关证据进行实质审查。《执行异议复议规定》第二十五条第1款第5项规定,其他财产和权利,有登记的,按照登记机构的登记判断;无登记的,按照合同等证明财产权属或者权利人的证据判断权利人。笔者认为该项规定便是实质审查。优先受偿权作为一项实体权利,本来就是质押权的核心内容。所以,执行异议有权审查最高额金钱质押之优先受偿权。当然,执行异议实质审查的深度也应当适可而止,也不可能完全达到执行异议之诉的审查深度。否则,便可能使两种法律制度功能趋同。

  (二)须审查质权人和出质人签订的书面最高额金钱质押合同或条款

  最高额金钱质押是否为要式合同,一般存在三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根据《物权法》第210条“设立质权,当事人应当采取书面形式订立质权合同”之规定,未签书面最高额金钱质押合同,不成立质押。例如,2012年被执行人担保公司在银行设立的保证金监管账户被作为执行对象,金融公司作为案外人提出异议,并提交了与银行签订的三方协议,但担保公司与金融公司未签书面质押合同。法院认为,应当签订书面的质押合同,该合同为要式合同。案外人金融公司与被执行人担保公司并未签订书面质押合同,故金融公司就账户中款项并不享有合法有效的质权。故法院执行过程中依法冻结符合法律规定,金融公司提出的异议不能成立。 第二种观点认为,质押不因未签订书面质押合同而不成立或无效。《物权法》第212条规定“质权自出质人交付质押财产时设立”,因此交付是设定质权的条件,即未转移交付不影响质押合同的效力,仅导致质权不能设立。可见,即使出质人与质权人签订了书面质押合间,质押物如未转移占有,质权仍不成立。210条中“应当”一词的本义,是提倡性的、劝导性的、鼓励性的,不具有强制性,故不能因双方未签订质押合同而认定质押不成立或无效。对于设立动产质权合同未采用书面形式的,依据《合同法》第三十六条的规定,一方已经履行主要义务,对方接受的,该合同成立。 第三种观点认为,最高额质押合同作为双方当事人合作的框架性协议,为将来一系列的继续性交易提供担保,一般应当采取要式合同。不采取要式合同,将难以辨别质押担保的最高额。在特殊情况下,如果能够从其他证据中辨别最高额质押合同构成要素的,也可以不要求必须要式。笔者倾向于第三种观点,要式为原则,不要式为特殊、个别。

  (三)须审查最高额金钱质押金特定化和移交质押权人占有

  首先,考察保证金银行账户特定化,即能够与一般结算账户、基本账户相区别。在外观上方面,需要在设立初始,让账户的形式外观有别于普通的结算账户,以便于第三人直观的识别,进而获得公示和对抗第三人的效力。比如特别设立的账户名称含有“机构名称(保证金)”字样等,让第三人能够明确识别该账户资金性质。在功能方面,金钱的特定化是指实质的特定化,而非形式上的特定化,即必须采取特定的形式限制该金钱的流通功能。金钱质押要求相应账户具有封闭性和独立性,要求保证金账户不能够开放管理或者随意使用,不能进行一般的结算业务,不得支取现金、不通存、不通兑,以避免与一般账户内资金混同。银行账户其只能用于存储“保证金”,不能有任何担保之外的业务往来,做到专款专用。

  其次,要考察资金特定化,需主债权明确,且具有对应关联性。主债权明确,指明确质押担保的担保范围,且需保证不得以主债权以外的事由,扣划账户内款项。对应关联性,指具体的存入款项的数额、原因、方式、时间等,能够与主合同或质押合同明确甚至一一对应。保证金账户内的资金流动必须与所担保的主债权的增减具体关联,主债权必须明确。若存在相应担保外业务,则将被否认该货币质押的特定化,进而否认质押效力。当然,特定化不等于固定化。根据担保业务的不同,相应保证金账户金额可能具有流动性,但这是由该保证金账户所担保的标的物变动性所决定。同时,账户内保证金也可能因为实现担保权而发生变化,这并不影响特定化的构成。即使经债权人同意减少保证金账户的资金,也只表明债权人同意放弃减少部分保证金的质权,由债权人自行承担相应后果,只要债权人没有丧失对保证金账户的控制权,即不改变保证金账户剩余资金的担保性质。

  再次,质押的保证金必须移交质押权人占有。占有是指对物进行控制和管理的事实状态,移交占有应当包括直接将作为保证金的金钱移交债权人占有,也包括在债权人处设立专门账户,将金钱存入该账户,由债权人对该账户实际管理和控制。开立账户的银行即质押权人能够实际控制该账户即银行取得对保证金账户的控制权,应认定符合出质金钱移交债权人占有的要求。
来源:研究室
责任编辑:研究室

分享到:


我要评论0 条评论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东二环二段320号电话:0731-82206001传真:82206055邮编:41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