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我们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案件时空
女婿和丈母娘搭伙偷狗被严惩
作者:万理智 吴芳嫒
发布时间:2019-02-02 09:03:17
打印 字号: | |
分享到:
  湖南法院网讯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这是丈母娘对女儿婚姻的一种肯定,也是对女婿的一种赏识。如果女婿和丈母娘都同时喜欢上“偷狗”,是不是让旁观者大跌眼镜。1月22日,道县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分别判处被告人朱某清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七千元;被告人何某连拘役六个月,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群众抓住“偷狗贼”

  “喂,派出所吗?我们抓到了一个偷狗贼,请过来处理一下。”在道县郊区经营农庄的胡老板打电话报警。

  据胡老板回忆,2018年1月26日上午11时许,他开着电动三轮车准备外出,车刚好开出院子大门口,就看见一男一女在忙活,女的已经把一条死狗放进摩托车后面的塑料箱子里,男的骑在一台男士摩托车上准备载着女的离开。胡老板觉得不对劲,急忙用自己的车堵住他们的摩托车去路,然后下车把他们的摩托车推倒。

  见势不妙,男的女的迅速爬起来朝不同方向逃跑。因为胡老板脚痛风追不上,他就大声呼喊农庄里的人帮忙追。那个女的没有跑多远就被追上。

  被围观的群众问及为什么偷狗时,女的拒不承认,她说自己是一个搭摩托车的人。有的群众气愤不已,就用竹条抽打她的脸。

  在当日的第一次讯问中,女的虽然供述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但对犯罪事实有所隐瞒。据口供,2018年1月26日8时许,陈云打电话喊她去寿雁偷狗,她就从县城搭乘到寿雁镇的班车,在约定的道县六中路段下车,然后与陈云到处去寻找目标,在五候生态农庄偷狗时才发生被抓获的一幕。

  掩过饰非包庇女婿

  当公安民警讯问何某连是否知道陈云的情况时,她避重就轻地回答:“陈云是一个30多岁的男子,是白马渡那边的人,晓不得是哪个村的,手机号码也晓不得。”

  经过技侦手段和目击者胡老板的辨认,公安民警锁定了偷狗男子为“朱某清”。2018年2月5日,朱某清被抓获归案。

  同年2月9日,在第三次讯问时,何某连才如实供述:“陈云是我开始编造出来的一个人,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女婿朱某清被抓。”

  原来2018年1月26日8时许,朱某清打电话约岳母何某连一起去偷狗,二人驾驶摩托车携带弩窜至道县各乡镇伺机偷狗。10时许,朱某清与何某连在道县寿雁镇新竹洞村山林的水泥路旁看见一条黄毛狗,朱某清用弩针射杀该狗倒地后,何某连将狗捡起用编织袋装好放在摩托车上。在五候生态农庄被抓获时是当天的第二次下手。

  女婿和丈母娘背着相似案底

  “我以前从没偷过狗。”何某连面对公安民警的讯问,表现出了一定的反侦查能力。

可是,事实并非如此。2017年10月16日,何某连在双牌县理家坪乡零洞村10组用毒药毒杀狗时,被群众现场抓获,并被双牌县公安局行政拘留5日。

  朱某清偷狗的劣迹更早。2014年11月期间,朱某清伙同罗某在江永县允山镇、铜山岭农场等地流窜作案,采用装有毒针的弓弩射杀的方式盗窃何某某、周某某、冯某某等人的家养土狗六只,价值为2852.60元。2015年3月6日,江永县人民法院以盗窃罪对朱某清判处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六千元。

  法律的警醒:不要把偷鸡摸狗当小事

  “两条狗,价值930元,在如今农村也算不上什么大损失,但是偷鸡摸狗的行为影响群众的安全感,必须严厉打击,净化社会风气。”承办法官说。

  本案中,法院认为,被告人朱某清、何某连以非法占有为目的,携带凶器盗窃,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被告人朱某清曾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拘役刑,有前科劣迹,酌情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何某连曾因盗窃被处以行政处罚,有前科劣迹,酌情予以从重处罚。被告人朱某清、何某连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有悔罪表现,依法对其从轻处罚。本案系共同犯罪,在犯罪过程中,被告人朱某清提出犯意,提供犯罪工具,并直接射杀被盗的狗,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何某连在朱某清将狗射杀后,捡拾起被射杀的狗,起次要作用,系从犯,依法从轻处罚。综合以上情节,法院遂作出前述判决。

  一树一菩提,一案一悲剧。据悉,案发后,被告人朱某清的妻子提出了离婚,一个家庭面临裂变。我们真心希望那些过着偷鸡摸狗生活却不以为然的人及早改邪归正。
来源:道县人民法院
责任编辑:以白

分享到:


我要评论0 条评论

涉执信访举报电话:12368     地址:湖南省长沙市芙蓉区东二环二段320号电话:0731-82206001传真:82206055邮编:410000